18岁,第一次

18岁,第一次 梁子比我大一个月,那年我们17岁。   在那个总以为世界不对、恋爱很美的年纪里,他拉着我的手叫我丫头,时常陪我在学校后的操场上疯跑,在我和父母吵架后给我温暖的怀抱。我第一次踮起脚尖吻他,他竟然比我先红了脸。看着他害羞的样子,我忽然想和他一辈子走下去。   一天晚自习后,我们在大操场上手拉着手散步,不知怎么就谈到了拥抱接吻之外的事。天色很暗,谁也看不清谁脸上的表情,我俩扭扭捏捏,却假装很坦然地谈论着那些对我们来说很朦胧的事。   那天,我们聊到很晚,直到回宿舍后,我的心还在怦怦乱跳。我小小的心里似乎埋下了好奇的种子,拼命想出土发芽。我想,梁子或许也是如此,只是他腼腆

阅读全文 160 °

天花板上的小情书

天花板上的小情书  他和她在一起,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——彼此都到了适婚年龄,于是相亲,家世、长相、工作都称得上门当户对,谁都会说这是一桩良缘。   他们彼此都是有故事的人——他与前女友的爱情在大学里开始和结束;她亦与别人十指紧扣过,但是两个人从未向对方提起前恋人的点滴。他并不强求知道她曾经的故事,只要当下的她和他在一起很快乐,其余的事便不重要了。   倒是他的母亲好奇心重,忍不住问说媒的介绍人:“小雅那么好的女孩,怎么前一段感情会没有结果?”媒人面露难色的样子让他母亲起了疑心,脸色随之沉重。只有他,云淡风轻地说:“没事,但说无妨。”   在媒人絮絮叨叨的讲述中,他知道了她的前男友死

阅读全文 117 °

亲爱的,对不起

亲爱的,对不起 在翻弄丈夫邢高军的遗物时,秦珂雪意外发现一张五千元的汇款回执单。这张回执单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,把她和邢高军醇浓的夫妻感情打击得摇摇晃晃。 毛秀花,一个陌生女人的名字。难道,自己的家庭早被人攻城掠地,她还蒙在鼓里? 她看着披着黑纱相框里的丈夫,忽然觉得有点陌生。不行,她一定要弄清楚。 按着汇款单的地址,她找到了龙山镇,又走了半天的山路,傍晚时分才到了毛家屯。 天刚下过小雨,小路湿滑,秦珂雪歪歪斜斜,深一脚浅一脚。 毛家屯说是个村庄,其实是几个山丘,几户低矮破旧的房屋零散蹲卧着。 “那就是。”顺着老农手指的方向,她看到了毛秀花的家,那屋子像极了发霉的馒头,潮湿里带了酸味和鸡窝、羊

阅读全文 104 °

人心难懂,知人知面不知心

人心难懂,知人知面不知心 人生不易,不要笑话别人。家家都有难念的经,人人都有难唱的曲。再风光的人,背后也有寒凉苦楚;再幸福的人,内心也有无奈难处。谁的人生都不易,笑人等于笑己,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。最穷无非讨饭,不死总会出头。谁的人生十全十美,谁的生活没有薄凉,谁敢保证一直都是人生得意。   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。做人要真诚、谦和,善待别人,温暖自己。人,是活给自己看的。别奢望人人都懂你,别要求事事都如意。苦累中,懂得安慰自己。没人心疼,也要坚强;没人鼓掌,也要飞翔;没人欣赏,也要芬芳。   生活,没有模板,只需心灯一盏。烦时,找找乐,别丢了幸福;忙时,偷偷闲,别丢了健康;累时,停停手,别丢了快乐。平凡生活中,忙绿于

阅读全文 119 °

Back to Top